8610NEWS
2022年6月23日 星期四 所有新闻
地区   
中国新闻美国新闻日本新闻俄罗斯新闻乌克兰新闻欧洲新闻英国新闻台湾新闻阿富汗新闻德国新闻韩国新闻香港新闻法国新闻印度新闻澳大利亚新闻加拿大新闻朝鲜新闻新加坡新闻伊朗新闻以色列新闻马来西亚新闻土耳其新闻西班牙新闻意大利新闻印尼新闻缅甸新闻立陶宛新闻泰国新闻巴西新闻亚洲新闻菲律宾新闻波兰新闻瑞典新闻白俄罗斯新闻越南新闻非洲新闻巴基斯坦新闻荷兰新闻芬兰新闻奥地利新闻新西兰新闻希腊新闻海地新闻墨西哥新闻加州新闻马里新闻瑞士新闻丹麦新闻伊拉克新闻比利时新闻捷克新闻沙特阿拉伯新闻苏丹新闻斯里兰卡新闻柬埔寨新闻匈牙利新闻埃及新闻卡塔尔新闻爱尔兰新闻古巴新闻黎巴嫩新闻北美新闻秘鲁新闻维也纳新闻哥伦比亚新闻阿根廷新闻塞尔维亚新闻埃塞俄比亚新闻巴勒斯坦新闻澳洲新闻尼日利亚新闻葡萄牙新闻孟加拉新闻南极新闻北极新闻委内瑞拉新闻罗马尼亚新闻利比亚新闻刚果新闻保加利亚新闻尼泊尔新闻乌干达新闻阿尔及利亚新闻突尼斯新闻迪拜新闻加沙新闻奧地利新闻索马里新闻耶路撒冷新闻乌兹别克斯坦新闻亚美尼亚新闻肯尼亚新闻福岛新闻巴拿马新闻巴塞罗那新闻马耳他新闻马达加斯加新闻危地马拉新闻马尔代夫新闻毛里求斯新闻斯威士兰新闻
CUP
  ⁄  
文化
  ⁄  
2022.06.23
陶傑:痛悼邱翔鐘先生6 月 21 日午夜收到邱翔鐘夫人電郵,驚悉在倫敦的邱翔鐘先生逝世,悲慟萬分,徹夜無眠。 邱先生與我相知相交 37 年,他出生於印尼泗水,60 年代以「歸僑」身份回中國求學,後來是何遭遇,可以想像。70 年代他偕學醫的太太厲鼎明女士來香港,後轉往美國研究蘇聯與共產主義,不久前往倫敦,在英國廣播公司(BBC)世界廣播部中文部服務。退休後曾去柏克萊大學做了一年研究,在千禧年間來香港,任職報界總編輯五年。 邱先生博學儒雅,是謙沖君子,為人樸實勤奮。他對中國、英美、蘇聯的政治史料涉獵極廣,悲天憫人,富有正義感,是優秀的知識分子典型。於我他像一位大兄長,關懷備至,鼓勵甚欣,在倫敦的時候,我與他往來密切,很敬佩他對時事的敏銳觸覺,對中國民生前途的憂愁。邱先生是南洋華僑,有華僑的殷厚,也有讀書人的愁腸。「六四」期間我們在電視新聞的屏幕前渡過許多日夜,其後多年,在香港他工作忙碌,住在大坑道,那五年見面不太多,因為香港生活緊張,他工作到深夜後。反而他回到倫敦真正的退休,二十年來英港兩地,我往還多次,每次都與他見面,而且偶在他溫莎的房子留宿。燈光下不知餐敘幾次,深晤幾回,契合處有如隔世緣接,融和處有如心意鏡通。 人生得此長輩知己如此,是上天對我的眷顧。 與邱先生的夜談,次數之多,交心之切,他漸成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對於國際時事有疑難的時候,我向他請教,他總不吝深入解釋。有時我與他分享香港社會其他階層人事逸聞,他聽得開心。我請他為「茶杯」雜誌寫稿介紹英國社會,他欣然答應,而且後來編彙成書。他的公子在劍橋大學醫科畢業,在英國從事新冠狀病毒的研究,太太是中西醫結合的專家,一門三傑。 邱先生喜歡旅行,他香港很多好朋友,來倫敦必定拜會。他喜歡聽音樂歌劇,愛去歐洲旅行,有幾年他在溫莎的公寓舉辦鋼琴音樂會,高朋滿座,在他的家我與許多舊友重逢,邱太太做東道,他總是默默的笑看眾生。 邱先生喜歡狗。二十年來養過兩代共三犬。時間過得快,愛犬一隻隻逝世,加上世道日艱,近年他心情不太寬快。由香港回倫敦後,我與他見過一面,最近一次通電話,在兩個月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我問他有何高見。在電話的那一端,他很高興地告訴我最近健康好轉了,可以恢復寫作議事。 邱先生很關心香港的自由和繁榮,也希望中國能變好,中國人有幸福的生活。我近兩個月歐洲數度去來之間總想再拜訪他。我發現最近他有點疲態,但行走精神尚佳。未想到他原來兩個月來暴瘦,不太肯進食,去醫院檢查,服藥時併發肺炎,當是器官衰竭。 邱太太說最後他在深切治療部一睡不起。但願他一路安詳。 邱先生離開,我的生命出現了一個大洞。雖然知道人總有道別的一天,沒有想到來得如此突然。 我還記得第一次看見他的樣子,他面帶友善而敦樸的微笑,我直覺這是一個好人,那年他只有四十多歲。我也記得最後一次他送我由住所到貝克街的地鐵站,我們談起,這 4 分 1 世紀以來,他在倫敦已經搬過兩次了。我忽然省悟:為甚麼時間過得這樣快呢?為甚麼相聚的時間那麼少呢? 每次我都記得到他在溫莎的家,他開車來火車站接。離開他家,他一直送到大門口,花叢樹影之下依依揮手道別。來世上一回,億萬人之間,與這樣一個難忘的師友同行了半生,地久天長之間,又如此短暫,真是捨不得。亂世方酣,遠方傳來隱然戰火炮聲,以後有疑難,再無可以問道言計的哲人了。燈火中再也尋不到他的身影。邱先生如不見棄,只能期諸來生再逢,希望那時的娑婆世界,會比今日如他長年祈願的更美好。